打印本文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关闭窗口

娘亲,娘亲

编辑:高二(10)班 蔡菁 来源:金狮贵宾会原创 发布时间:2015年03月23日

 

娘亲,儿呼喊着你!儿想跟你说些悄悄话。

首先,儿要告诉你儿为什么总以“你”来叫你,以“娘”来称呼你——不是儿不敬,而是儿跟你太熟,儿以为“你”比“您”更亲昵、更能拉近大家的距离;亦不是儿不知“进步”,而是儿以为“娘”比“妈”或“母亲”更符合中国民间传统的叫法——我的娘,你,懂吧!

天底下,除了娘对儿亲,还有谁对儿亲?不然怎么会常称娘为“娘亲”呢。至于爹——提到爹时,娘总说,他还在外面呢。所以,儿在后来爹不在家的日子里一念及爹,就学着娘的口气安慰自己,说,他在外面呢。甚至连“爹”这个称呼都很少叫了。

我的娘,儿知道你爱你的儿爱得有多深。在你的家乡,给小孩起乳名时小子就叫“小蛋儿”,丫头就叫“小妮蛋儿”,等小孩长大了就把“小”字去掉,后面的几个字照叫不变:却是你,认为老家传统的名字不足以表达你的爱意,便给儿起了个自认为很漂亮的乳名“宝贝儿”(儿直到上学了还以为“宝贝儿”就是自己正式的名字),足见你对儿的珍爱。你在儿身上花掉万金,这些财物足够你多出门游玩几次、多置几件心仪的衣裙——可你没有。你啃着风干的馍馍、吸溜着烫了几烫的残羹,忍痛割爱却又欢欢喜喜地为儿炖着玉米排骨汤——排骨十六块钱一斤,这对你那可怜的收入来讲的确是一种豪侈。“几十块买不了一疙瘩!”你说。儿倚厨房门而立,望见你的背部成了一条弧线,不禁鼻子酸酸的。娘亲,是你在俯身替儿尝汤的咸淡,还是你已在不觉中老去?

我的娘,儿感激你把儿生养在城市,虽含辛茹苦,饱经磨难,却使得儿无须像老家的姊妹们一样小小年纪就种地放羊无活不干,反而有荤腥可吃、有衣可穿、有书可看、有琴可弹、有梦可追。其实,儿怎会不愧疚自己不能和老家的少年们一起出去打工赚钱以为你省点事?奈何儿方长大,正意气风发,急着要追寻自己的理想,急着要在这世上做些出息,毕竟那是儿迄今已坚持了八年多的梦,儿真的不愿放弃啊。我的娘,恕儿不孝,不能为娘分忧!常言:“子欲养而亲不待。”娘莫心焦,儿定会在亲仍待时前来奉养。

我的娘,你可知儿夜夜睡前都凝望你的面容!那天,儿喝了咖啡,夜半无困意便起身背诗,忽瞥见你熟睡的侧影;窗帘未合,你的身影裁剪着月色,忧伤泻了一地。儿忆及已多日未好好看你,便蹲身凝望你的脸庞,但见岁月沧桑。儿知道你因身心劳累过度而不能安眠,总是睡得浅,一点动静都会被惊醒,不过幸好那夜你没醒,不然你要被儿骇着了:啊呀呀,我回来了,刚才魂都飞了!你三更半夜咋还不睡,跑我这来弄啥!啊呀呀,我回来了......此后,儿必夜夜来望一眼你的面容,以提醒自己要惜时、惜亲。儿记着你的面容呢,儿走到哪都记着。娘安心休息吧,身体最重要。

我的娘,儿跟了你十六年,却从未向你表达过自己的心意,因为儿继承了儿的爹那安静内向的性格,不善也不愿在人前像你那样豪迈潇洒地直抒胸臆。但儿会悄悄地告诉你:娘亲呵,儿敬你、爱你!

 

打印本文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