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本文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关闭窗口

送你一场梦

编辑:高三(25)班崔博元 来源:金狮贵宾会原创 发布时间:2014年05月20日

    我要走了,三个月后,轻轻地。

    再见,一月的雪。再见,二月的迎春。再见,三月的嫩芽。再见,四月的繁花。

    还有那永不再见的空荡荡的教室。积了许久的灰尘的课桌上曾堆了厚厚的课本辅导书,灰尘下还有或用纸贴或用刀刻的豪情壮志,写在心中刻在骨子里。仿佛又响起了许多笑声,吵闹声,甜蜜的笑脸一个个闪过,一个恍惚,又掠去了。夕阳开始消散,我坐在歌尽人散散得逼人的空旷中,用高二的狂和高三的痛,给步入这里的你们编一个梦。

    一个有着朦胧暗香和隐约的歌声的梦。对了,还有灿烂的阳光。

那是个下午。教室里书声琅琅。我在校园的角落里发现几枝艳红的月季。后来坐在草坪旁边看书,最后把书扣压在脸上养神时,一个声音传来:“啊,你真的转来了?”那天晚上,站在陌生的廊上,看着整幢亮着灯火的楼。陌生与欣喜交织,组成了梦的开始。

    ——每一盏小小的灯,每一个闪烁的窗,每一个小小的闪烁的希翼和梦想。

    那是个中午。园子里的花都开了。暖风熏得游人醉,似乎总含着花的淡香。白色的花瓣未端有淡青的脉胳,是美人纤细手腕上透明肌肤下的血管。风一阵吹,就落下几片,所谓的“花乱风不管”。我捧着政治书,书中夹了捡到的花,痛的哲学中也半真半假地染了花的色和味。春的生机盎然,全在这一步一景中。陶醉与流连相伴,合成了梦的第一幕。

    ——你还记得,《雷雨》最开始,教堂的颂歌之声吗?

那是个清晨,天边的弦月还挂着,城市还睡着,套色游一般飘到空无一人的操场上,在昏暗的灯光下,掏出历史,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念三民主义。人陆陆续续多了,都困得揉着眼,低着头,但手里都拿着书。细碎的声音犹如珍藏在匣子里的彩色碎布片,总有一天,要被时间的银针缝成一件绚丽的霓裳。黑暗中点着灯火,融成了梦的第二幕。

    ——你披上羽衣,开始跳舞。用他人的质疑,为你加晕。

    梦的最后,你会看到许多坚定地走着的人的背影,黑压压地融入墨色。一声鸡啼朝阳从东边升起,照亮了无人的教室。有许多你不认识的人,含着笑,从虚无中走出,指着某一张桌子,说:“我叫***,原来就坐在这里……”你望向望外,阳光明媚,鸟鸣婉转,那条大道上的漫无边际梧桐的叶子还遮天蔽日。这时门被推开,一个假期未见的笑脸一个个出现。你笑了,擦干净桌子上的灰尘,轻轻坐下,开始拿出一本又一本的笔记,翻开。

    年华似水,回忆如梦。属于你的一切刚刚启程。

    送你一个梦,愿你的梦里有落花,有树林,有朝阳,有剔透的梦想,有拼搏的汗水。你定能纺织出美丽的花篮。造物主将会毫不吝惜地将她的生命之息注入你的篮中。一月的风雪,七月的暴雨,这些都是你的。《圣经》上说,人生若经过炼金之人的火及漂布之人的碱,必能尝到丰溢的酒杯。

    送你一个梦,愿你三年绚烂如夏花,静美如秋叶。

 

打印本文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