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本文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关闭窗口

古诗词中隐居

编辑:高三(3)班 贺薇 来源: 发布时间:2015年10月28日

总是不满于快节奏的都市生活;总想在钢筋水泥中觅得一丝唐宋遗韵,为平淡乏味的生活增添几分美感;总想脚踏黄土肆意吮吸着大自然的气息;总想枕着溪声入眠。既然做不到隐居山林,那么,便打开书卷,在古诗词中觅得一段隐居岁月。

魏晋时期的隐者较多。由于这段时间门阀等级森严,下层文人几乎没有做官的机会,于是,他们只能放浪形骸之外,或纵情山水,或隐居田园,于是便有了竹林七贤和陶渊明的故事。而我最推崇的就是陶渊明了,在他的诗文作品中,他描绘了一幅幅这样的图景:或邀上三五个好友,饮酒,赋诗,抚琴;或在家读书,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不求甚解,但求心安;或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即使夕露沾衣,但是无为本心,或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与大自然物我相融,怡然自得。

盛唐时期相比较于魏晋时期的隐者要少一些,大概是政治清明的缘故吧,这时的山水田园诗也迎来了一个高峰。我最爱读王维的山水田园诗,他被苏轼誉为“诗中有画,画中有诗”,他在入世与出世之间达到了很好的平衡。在他的诗文作品中,他描绘了一幅幅这样的图景:或行一叶扁舟,在荷花池中让小舟随着水波行到水穷处,坐看天上云卷云舒,内心安然;或偶遇一名老者,与他谈笑无还期;或持杖于柴门外,聆风听暮蝉;或在秋日雨后的夜晚,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或独坐幽篁里,明月照在身上,和着古琴的音符,让竹林明月做自己的知音。

两宋时期倡导文人治国,文人的地位较高,所以这时隐居的人更少了一些,但最令人所熟知的便是那个一生与梅花仙鹤为伴,在傍晚对着梅花吟咏着“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静守简静时光的隐士——林逋了。而在一些其他诗词作品中也能颇得几分宁静安详的隐居生活的韵味:或在一个清闲的夜晚,乘着皎洁,拄着拐杖,去拜访一名好友;在清明时节,外出踏青,三四点碧苔,一两声黄鹂,满天飞舞的飞絮,巧笑东邻女伴,构成这时最美图景;或在傍晚乘着小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古典诗词中的隐居生活固然美好,但身为现代人,只能隔着时光的长河去眺望那样的生活。当繁忙的生活使你疲惫不堪时,就打开书卷选择一两句诗词,虽不能而心向往之,让浮躁的生活流入几分宁静。

 

打印本文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